81707新葡萄京

Search

齐白石与黄宾虹的花

一人一花一世界

来源:北京晚报
2021-07-06 07:46:45

原标题:齐白石与黄宾虹的花(引题)

一人一花一世界(主题)

▌罗元欣

佛说:一花一世界。拈花微笑的佛祖,从一朵花而悟出整个世界。艺术的世界,心可生万象,心不同,花便不同,世界亦不同。

在二十世纪的中国美术史上,有两位大师,应被人记住姓名,那就是齐白石与黄宾虹,齐白石擅花鸟,“红花墨叶”自成一派,黄宾虹擅山水,“浑厚华滋”涵养内美。对于齐白石众人皆不陌生,他画的虾三岁黄口小儿也知道。而说起黄宾虹,许多人却不太了解了,他的作品多被艺术圈的人所推崇,对于普通人来说,要读懂黄宾虹确实不易,他在最后弥留之际曾说过:“我的画要五十年后才能为世所知”,可谓一语成谶,果然在他去世50多年后,黄宾虹的山水画价格在拍卖市场上一路走高,但他的花鸟画,却一直不被人所熟知。

在这次北京画院所举办的在“隔花人远天涯近——齐白石·黄宾虹花鸟画展”中,极其难得地将二人的花鸟画并置对比展出,令人一观黄宾虹的花鸟画的面貌,也令人思考,二人花鸟画的异与同。齐白石的花鸟画有着极强的视觉冲击感,色彩鲜艳而浓烈,花朵、枝蔓、题款充盈着画面,用笔苍劲有力,大开大合,感受到齐白石人老笔辣、运腕如神、一笔贯之的气度,那是田园里生命生长的原始之力,是要破纸而出的一种渴望。而黄宾虹的花鸟画给人沉静之感,色彩淡雅,色墨相融,画面虚实相生,注重留白,每一笔的勾画看似随意而又在法度之内,力道含蓄内敛,黄宾虹说花鸟画要“含刚健于婀娜”。刚健、婀娜本就矛盾,如何能统一于一笔、一画之中?但若细想,在花朵的柔美之中难道不是包含了刚健的力量吗?挺立的花梗、舒展的花叶、绽放的花瓣,若没有蓬勃的生命力,花朵又如何能展现出婀娜多姿?正如艺术体操运动员将力量注入柔软的彩带中,才能在空中划出美好的曲线。

齐白石与黄宾虹,同生于清代末年,齐白石仅年长黄宾虹一岁,从一花而窥见二人不同的艺术世界,皆因二人所经历所追求不同所致。

牡丹 齐白石 北京画院藏

爱画画的放牛娃与爱画画的学霸

1864年,齐白石出生于湖南湘潭的贫穷农户之家,他作为长子长孙,自然是重要的劳动力,于是在读了不到一年的蒙馆之后,齐白石只能辍学在家放牛砍柴,这对于当时的他来说虽然遗憾,但也感觉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。短暂的蒙馆学习经历,倒是让他发现了绘画的乐趣,即便是放牛之后,也想尽办法找到“珍贵”的废纸来画画,后来做了雕花木匠,顺便也给主顾家的女人们画画衣服样子、鞋样子,他似乎一直有一个非分之想,不甘于身份的低微,想去画那些不属于他的世界的画。直到二十七岁时,齐白石被乡绅胡沁园因爱才免费收为学生,才开始了正式的绘画和诗文学习,他的人生终于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转折和“逆袭”。

与此同时,黄宾虹却在发奋读书准备参加科举考试,他13岁第一次参加童子试就名列前茅,堪称学霸,这让他对未来充满了信心。黄宾虹家境优渥,父亲做布号生意,家中藏书藏画很多,黄宾虹从小沉浸于这样的环境之中,成为一名爱画画的学霸,他还有一个特殊的爱好,就是喜欢金石文字,这一喜欢就是八十多年。

当齐白石在山野里游荡放牛的时候,黄宾虹在研究金石文字和观看名画。一个成长于天地自然之间,田里的庄稼、山上的野花、池塘里的鱼和蛙,是他童年最深刻的记忆。一个成长于诗书礼仪之家,深奥的文字、法度和笔墨是他儿时对学问最初的印象。童年是一个人生命的底色,决定了二人观看世界的角度和方式的不同。二人童年唯一的共同点,就是爱画画,这份热爱的能量如此巨大,带他们穿越了漫长的生命,经历了人生的苦痛,最终在绘画中成就了自己。

水墨花卉 黄宾虹 浙江省博物馆藏

远游的画匠与干革命的编辑

齐白石自跟随胡沁园学画后,就收起了雕花工具,成为画匠,以卖画为生。他还和当地的年轻文人们组成诗社吟诗作画。齐白石在三十七岁时,又拜清末经学大师王闿运为师,在学习诗文的同时,也结交了许多的同门友人。四十岁时,他的好友邀请齐白石去西安。起初,安于现状的齐白石并不想远游,此时的他已经靠卖画所得的钱,典租了田地,盖起了书斋,日子过得悠闲而满足,但友人去信说:“无论作诗作文,或作画刻印,均须于游历中求进境……作画但知临摹前人名作或画册画谱之类,已落下乘。”不知道是不是这些话戳中了齐白石的痛点,一阵纠结之后,他终于还是出发前往西安。这次出游解锁了齐白石的远游技能,在不到十年的时间中,他五次远游五次归来,自称为“五出五归”,他曾去过西安、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南昌、桂林、广州、香港等地,大半个中国都游览了,还去过越南芒街。远游中,齐白石结识了新的朋友,看到了友人家中所藏的八大山人、石涛、金农等人的作品,他的创作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成为他日后“衰年变法”创造自己大写意画法的伏笔。

而黄宾虹这枚学霸,也并没有如愿以偿顺遂地考中科举,随着黄家布号生意陷入困境,黄宾虹只能放弃科举之路,外出挣钱谋生,他做过衙门的小抄写员和书馆的教书先生,后来又回到家乡和父亲一起经营制墨作坊,这段经历让他对墨有了很深的了解。黄宾虹在三十多岁时结识了谭嗣同,二人谈得格外投机,他开始参与维新变法的活动,“戊戌变法”失败后,谭嗣同在北京被捕就义,黄宾虹也连夜出逃,离开家乡。他后来又和其他革命人士组成了“黄社”,宣传革命思想,为了给革命提供经费,被人告发出逃到了上海。在上海,黄宾虹参与编辑了《政艺通报》《真相画报》《国是报》这类传播民族精神和革命思想的报纸。他还主要负责了《美术丛书》的编辑出版,参与到中国近现代美术运动中。在上海的30年,黄宾虹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研究中国画,研究古人如何用笔用墨,归纳出五种笔法:“一曰平 如锥画沙,二曰留 如屋漏痕,三曰圆 如折钗股,四曰重 如高山坠石,五曰变如四时迭运。”在墨法上,他提出了七墨:浓墨、淡墨、破墨、泼墨、积墨、焦墨、宿墨,总称为“五笔七墨”。

齐白石与黄宾虹花鸟之异

齐白石与黄宾虹艺术本源不同。齐白石的花鸟借鉴于八大山人、石涛、徐渭、扬州八怪、吴昌硕,要直抒胸臆,畅快淋漓。黄宾虹研究了很多宋元时期的绘画,在花鸟画中他借鉴了明代沈周和陈淳的花鸟画的风格。黄宾虹对于八大、石涛的绘画风格,有不同于他人的认识,他曾在给朱砚英的信中谈道:“不取石涛、八大,以其悍而近于江湖。”他认为石涛和八大的绘画“用力无法”,这就是江湖气,法度是黄宾虹最为看重的,也是他一生研究与追求的。齐白石追求经验感受的直接表达,黄宾虹要将经验感受放置于法理之中抒发,因而,大家看齐白石花鸟易有共鸣,看黄宾虹花鸟要品味再三。

齐白石与黄宾虹二人的人生经历不同,也决定了他们花鸟画绘画风格的不同。齐白石从二十七岁开始卖画为生,依靠卖画他不但解决了家里的温饱问题,还走上了小康之路,再后来更是靠着绘画风格的突破,在北京保守的画坛上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,有了稳定的市场,并声名日隆。卖画是齐白石最善于做且必须做的事情,为了生存,他可以说成为一名优秀的产品经理,精于了解用户需求,分析市场方向,设计具有独特性竞争力的产品,还能根据市场需求,不断升级产品,他笔下的虾就是产品设计的典型成功案例。齐白石的花鸟画色彩浓烈,构图饱满,题款趣味盎然,因为他需要在第一时间夺人眼目,让人爱上,愿意为他的作品掏钱。而黄宾虹一生之中懂他画的人极少,他画画一不为卖钱,二不为人喜欢,他从儿时的学问积累,到做编辑时的博览群书,阅画无数,他又爱中国道家的哲学,让他将精力专注于研究之中,于研究之中解中国画之堂奥,于中国画之中解道家之精妙,他是带着文人的理想追求中国画至高的境界,此境界只与己有关,是孤独的快乐,是寂寞的追求。如此坚持无名无利日日作画,几十年,若不是热爱,不是挚爱,何以能坚持下来?因而他的花鸟有清新淡雅之趣,有文人笔墨之趣,值得一观再观,每观每新,仿佛在读一本书。

一人一花一世界,齐白石的花鸟是天然的生命力,黄宾虹的花鸟是文人的理想之美,一得情趣,一得理趣,总要有趣才是好花鸟。

责任编辑:卢云

媒体矩阵


  • 81707新葡萄京客户端

  • 81707新葡萄京微信
    公众号

  • 81707新葡萄京微博
    公众号

  • 81707新葡萄京抖音号

工会24小时

  • 石家庄职工思想政治教育基地揭牌
  • 常德工会爱心驿站服务不断升级
  • 全国工会财务干部培训班开班
  • 【蹲点日记】和工友一起上夜校
  • 山东船员劳动权益再添保障
  • 牢记初心使命,团结动员职工奋力投身新征程

81707新葡萄京客户端

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

马上体验
关于大家 | 版权声明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 |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
Copyright © 2008-2021 by www.workerc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扫码关注

81707新葡萄京微信


81707新葡萄京微博


81707新葡萄京抖音


工人日报
客户端
×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